一文解读美国稳定币法案对稳定币发展的影响

这个价值1500亿美元的行业将如何发展?

分析

作者:Marco Manoppo

来源:substack

截至2022年9月,稳定币占整个加密货币市值的15%左右,约为1500亿美元。它被加密市场参与者大量使用,并已显示出出色的产品市场契合度。在2017年的牛市周期中,稳定币几乎不存在。因为用例通常都是特定于交易所的,所以稳定币并不是每个人最关心的。2020年中早期,DeFi夏季来临,一切都改变了。在此之前,如果你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没有任何重要的理由使用稳定币。交易是在链下结算的,如果你想保持观望,你可以很容易地兑现成美元。即使在衍生品市场,交易员也会在BitMEX上1倍做空BTC,同时持有现货BTC以保持中性。

随着2020年DeFi的出现,链上市场基础设施呈指数级增长。Uniswap和Compound等协议为稳定币找到产品市场契合度提供了必要的环境,开启了稳定币供应的繁荣。

来源:The Block

不久之后,行业参与者意识到拥有自己的稳定币的重要性,并开始了一系列创新稳定币模式的试验。最引人注目的是Terra的UST稳定币,它的想法很绝妙,创建一个没有任何实际抵押品的算法稳定币。UST与该协议的原生代币LUNA挂钩,并使用铸造和销毁机制来维持与美元的1:1挂钩。一开始,这似乎是一个天才的想法,将该区块链的原生代币与智能合约功能和原生稳定币相结合。

来源:CoinGecko

令人意外的是,UST突然崩盘,一夜之间蒸发了180亿美元的价值。简单地说,这一脱钩事件是由UST的内生设计引起的。内生(Endogenous)基本上意味着稳定币由来自同一发行者的任何代币支持或部分支持。活跃在MakerDAO社区的研究人员Luca Prosperi以前写过关于这个概念的帖子。事实上,内生一词是美国众议院的稳定币法案草案中的一个关键措辞,我们将在这篇文章中解读。这个数万亿美元行业的未来可能已经被永远改变。

快速了解本文要点:

  • 美国的稳定币法案如果获得通过,将产生更加严格的监管要求,包括注册和禁止内生抵押稳定币。
  • 重要的部分是注册方面,它可以为协议拥有的稳定币创建二阶效应。
  • 一个强大的稳定币行业将加剧“美元奶昔理论”(这一理论认为,所有法定货币都是有缺陷的,并且最终注定要被淘汰,因为它们植根于债务,没有任何绝对的价值储存支持。相比之下,美元由于其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因此天生的缺陷比其他货币少)。
  • 期望没有任何形式的监管或者期望对稳定币的宽松监管是不现实的。
  • 非美元挂钩的稳定币将会兴起,这些稳定币旨在稳定价值而不与任何法币挂钩。

稳定币法案

稳定币法案的目标是围绕稳定币发行引入一个框架。它涵盖了“如何”和“谁”的问题。

“如何”的部分规定了可以发行何种类型的稳定币。这要归咎于Do Kwon。新法案将对没有现金或高流动性资产抵押的稳定币实施为期两年的禁令,而发行“内生抵押”稳定币将作为犯罪处罚。对于具有上述模式的现有稳定币,发行方将有2年的宽限期来更改其抵押模式。

随着法案的推进,还有更多的细节要介绍。推特上的一段对话指出了一个有趣的措辞差异。“仅依赖于”(Relies solely)意味着Terra的UST可能不会受到该法案的影响,因为它在生命的最后阶段部分是由BTC支持的。

来源:Twitter

“谁”的部分规定了稳定币发行方必须遵守的要求,以及由谁来监管这些发行方。

由法定货币支持的稳定币的非银行发行方也将受到州银行业监管机构和美联储的监管。

银行或信用社可以发行自己的稳定币,将由美国货币监理署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监管。

未经这些监管机构批准而发行稳定币,可能会被处以最高5年的监禁和100万美元的罚款。

——The Block

如果法案通过,获得批准的要求可能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它可能直接破坏DeFi的可组合性。例如:

  • 如果USDC已经获得了相关监管机构的批准,那么Compound是否需要获得同样的批准来为其借贷平台发行cUSDC(一种可产生收益的资产)?
  • 如果我运行一个桥接协议,我是否需要为USDC的桥接版本获得批准?
  • 如果需要wrapped版本的稳定币来连接真实世界资产,那将如何实现呢?

该法案可能会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而不是为行业参与者提供一个明确的框架。

现有的稳定币

稳定币法案将如何影响顶级的非中心化稳定币?

  • DAI

DAI不受MKR支持,但是在Maker协议遭受损失的情况下,MKR可以作为最后的工具来弥补协议的亏损。

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但以前也发生过。

该法案应该不会对MKR造成影响。

  • FRAX

FRAX部分由FXS支持,FXS是FRAX的治理代币。

FXS的抵押率将根据FRAX的使用率而更新。

该法案将使FRAX受到审查,因为它是由同一发行方的代币部分内生抵押的。

  • LUSD

LUSD不受LQTY支持,LQTY是LUSD的治理代币。

LUSD主要由ETH支持。

该法案应该不会对LUSD造成影响。

  • USDD

USDD部分由TRX支持,TRX内生于USDD生态系统。

USDD由TRX支持30%以上。

该法案将使USDD受到审查,因为它是由来自同一发行方的代币部分内生抵押的。

  • USDN

USDN由WAVES支持,WAVES内生于USDN生态系统。

该法案将使USDN受到审查,因为它是由来自同一发行方的代币部分内生抵押的。

  • MIM

MIM不受SPELL支持,SPELL是MIM的治理代币。

MIM由其他资产支持,主要是FTT。

该法案应该不会对MIM造成影响。

我认为我们会看到非美元挂钩的稳定币兴起,这些稳定币旨在稳定价值而不与任何法定货币挂钩。然而,这些类型的稳定币不太可能达到主流采用。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并没有放弃这些概念(例如RAI),但要扩展它并使其对非加密原生消费者友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务实

与这篇文章的精神一致,我认为期望稳定币不受监管或受到宽松监管是不现实的。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由政府治理的社会,稳定币与法定货币直接挂钩,而法定货币是世界各国政府治理和稳定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像韩国这样在过去几十年经济增长惊人的国家,仍在实施某种形式的资本管制。

即使是在美国允许稳定币行业蓬勃发展并加剧美元奶昔理论的情况下,美国以外的司法管辖区也不会按兵不动,任由本国货币走弱。我是美元奶昔理论的信奉者,但是期望其他法币不战而降的想法太天真了。

我们将看到稳定币领域受到越来越多监管。行业参与者需要从两方面入手。求真务实,因势利导,同时通过各种措施积极倡导更友好的监管。无论发生什么,稳定币行业的价值仍将以万亿计,这不是何时达到的问题,而是如何达到的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