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L1和L2如何实现可持续性

分析

可持续性可以简单地定义为协议保持在线,对攻击具有弹性,并且在所有状况下都可以使用。可以说,它还需要具有相关性并跟上当代的需求。

不同类型的项目有不同的要求来达到这个目标。

当然,最具挑战性的是具有权益证明/工作量证明共识机制的L1。

L1

经济方面:a)补贴>全网运营成本;b)对基础资产需求(需求驱动因素可以是多种多样的)≥补贴

技术方面:运营成本线性增长;验证的成本几乎不变

社会方面:多个开发团队,大量有组织的个人,可以执行更改

显然,社会可持续性是最重要的。一个强大的社会层可以克服技术和经济不可持续性的挑战。但是,如果没有充分的社会参与,一个暂时强大的经济和技术项目可能会随着状况的改变而失败。

除了可持续性,如果需求大于供应,网络也可以蓬勃发展,这将带来更高的经济安全性。或者,验证成本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或者,它变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社会多样化,以至于开发者生态系统的的很大一部分离开都不会产生明显的影响。但是,最低限度的可持续性应该是一个基本要求。

如果L1可以在所有三个领域、所有可能的场景中实现可持续性,那么就为不同类型的协议打开了大门。我们称之为可持续性逃逸速度。

你可以拥有像WETH这样不可更改的智能合约基础设施,它完全继承了以太坊的可持续性。

下一层是像Uniswap这样不可更改的智能合约,但它们确实面临两个额外的挑战:

a)前端需要可持续性,并且要有各种各样的前端

b)需要持续的(技术和商业)发展,以保持相关性

a)和b)都有可能通过代币实现,尽管UNI目前显然是这方面的一个糟糕例子,没有明确的可持续需求驱动。这也是你需要社会可持续性的地方——一个有动力的社区致力于使UNI代币可持续。

当然,其他项目如Aave、Lido、Maker、ENS等做得更好。也许它们需要这样做,因为它们不是不可更改的,而且现在你还需要你的代币足够安全。需要明确的是,它们对经济安全的需求并不像L1那么迫切,因为有额外的制衡,如时间锁,严格的批准/投票门槛等。

有各种各样的dapp,它们将有不同的需求驱动力,不同的运营费用和补贴。无论哪种方式,关键是他们需要确保需求匹配供应或超过供应。

顺便说一句,当我在这里谈论可持续性时,再次强调,应该鼓励加密协议盈利——不仅是生存,而且要繁荣。加密领域有一种邪恶的“桶里有螃蟹”心态(“如果我没有,你也不可以有”的意思),有利可图的协议不受欢迎。没有反垄断法规和强大的规模经济,特别是对金融dapp而言,加密领域总是倾向于形成寡头垄断——这只是加密领域开放性的一个副作用。理想情况下,我们应该有足够强大的社会层来应对寡头的社会施压(实际上是隐性反垄断措施),尽管这可能是不现实的。

L2

一个不可更改的L2几乎只需要一个排序器和一个诚实的验证者就可以活下来。但实际上,大多数L2不会是不可更改的,有些会有多个排序器,并将花费大量资金来补贴协议增长(比如Optimism的公共产品资金)。幸运的是,L2可以尝试不同的收入模式,尤其是特定于应用程序的L2/L3等。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例子,如Immutable X或dYdX,它们没有gas费用,但通过交易费用盈利;或者拥有直接特定于应用程序的商业模式的Sorare。对于通用L2,他们当然需要考虑用户交易费用和MEV,但也要考虑新颖的模式。

不管怎样,同样的规则也适用于L2:收入越高,它们就越能发展壮大。

总而言之,加密项目最终不会违背基本规则。就像几百年、几千年前的企业和国家一样,没有凭空创造价值的事情。价值必须通过与协议相适应的不同方式来获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