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永远不会消亡,为什么?

中心化的加密银行正在消亡。而DeFi在蓬勃发展。

分析

作者:Donovan Choy

来源:Bankless

为什么DeFi永远不会消亡

弹性、反脆弱性、透明度。

这里有一个毫无争议的前提:人们往往是无知的、贪婪的、无望的,不具备驾驭复杂世界的能力。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围绕这一事实设计经济系统呢?

称得上有弹性的经济系统能够接受这些清醒的现实,并围绕这些不理想但真实的环境建设自己,而不是超越它们。

弹性并不取决于牛市价格,而是取决于在不需要监管机构或仁慈的亿万富翁外部干预的情况下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状况的能力。

在金融领域,弹性系统需要肯定地回答几个关键问题:

1.该系统能否有效地排除坏账?

2.它是抑制和淘汰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还是支持?

3.在系统性风险累积之前,它能否做到以上两点?

4.当系统性风险出现时,它能否以最低限度的主动管理和负面溢出效应来解决问题?

去中心化金融的主张与它如何比其中心化对手更好地实现这些目标密切相关。

从协议的代币经济学设计,到其日常的财政管理,以及其资产负债表的健康状况:DeFi中的一切都可以在区块链上透明地观察到并实时监控。

它让我们看到大玩家将赌注下在了哪里,哪里是风险集中的地方。

主流媒体经常将DeFi描述为“金融界的狂野西部”,但现实远没有这个比喻所暗示的那样无法无天。DeFi充满了自我监管机制。

去中心化金融的自我监管

让我们以Lido Finance和Solend最近的自我监管尝试为例:

Lido控制约三分之一的ETH流通供应。其集中持有的ETH促使以太坊基金会的研究人员和Vitalik本人敲响了以太坊可能面临中心化威胁的警钟。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争论,然后是一项自我限制该流动质押协议ETH存款额度的治理提案。该治理提案失败了,但是通过增加8个新的验证者,Lido的验证者集进一步去中心化。

Solana上最大的借贷协议Solend面临着更紧迫的威胁。一个鲸鱼持有巨额保证金头寸(1.7亿美元),如果SOL的价格继续下跌,可能会引发灾难性的清算事件,并影响整条链。

作为回应,Solend的开发者向社区提出了一系列治理提案,首先提议接管该鲸鱼的账户,执行安全清算,但最终达成了一项解决方案,引入了一项新的规则,将借款限额限制在5000万美元(该鲸鱼的借款为1.08亿美元)。

Lido和Solend很可能还没有走出困境,但这两起治理事件都说明了DeFi的一些独特之处。

区块链网络规则和链上活动的透明度使内部和外部利益相关者社区能够为共同关心的问题团结起来,并共同达成解决方案。在这两个案例中,利益相关者都发出警告,并在为时已晚之前——而不是之后——相互参与深入的技术讨论。

人们冒愚蠢的风险,系统会遭到恶意攻击,事情会出错。问题是什么样的游戏规则能最好地处理这个问题。TradFi对此的回答是,“政府将通过一项法律”。

对此,DeFi的回答是:“我们将让代码来决定”。

中心化金融的衰落

相比之下,想想过去一个月里倒下的加密银行的多米诺骨牌。

这场惨败的核心是“大到不能倒”的风险投资基金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在6月中旬的市场崩盘期间,3AC在场外交易中面临大量的清算(4亿美元),这是其出现流动性问题的最早迹象。

3AC的不稳定迅速曝光了一系列加密银行用储户的钱在背后进行的高风险影子交易。BlockFi向3AC提供了10亿美元的超额抵押贷款,而Voyager Digital则进一步提供了约6.7亿美元的贷款。

尽管后者的资本比率为4.3%,相对安全,但导致其目前困境的是向一个对冲基金集中贷款超过其总资本两倍的风险决定。

当然,风险交易在整个金融领域都有发生,而不仅仅是加密银行。这里的重点不是风险的存在,而是系统如何管理和处理风险。

与DeFi不同,加密银行的中心化资产负债表排除了网民独立调查的能力。

这些过度杠杆化、风险很高的交易,只有在沸水溢出锅外时才被发现——为时已晚。加密银行之间正在发生流动性危机,这一点之所以被公开,只是因为这样做在法律上是取回资金的必要条件。

中心化加密银行的问题主要在于,其大部分交易都是闭门进行的双边场外交易,只有内部人士知道。

中心化参与者的DeFi方面

Celsius的问题最初暴露时,一系列链上贷款中出现了资不抵债的迹象。其中包括Celsius在Maker金库中存入的17900 WBTC【Celsius增加抵押品以避免比特币价格下跌导致清算(贷款已于7月7日全部付清)】,在Aave上存入的458,000 stETH(stETH价格与ETH偏离),以及在Compound和Oasis上抵押的更多资产。

由于其链上数据的曝光,加密货币观察员能够检查部分即将到来的风暴的迹象。

果不其然,就在Celsius首席执行官谴责Celsius濒临破产的猜测指控后仅一天就停止了提款。警钟敲响得有点晚了,但让人欣慰的是,要不是这样,损害可能还会持续更长时间。

另一个例子是5月份Terra的内爆。这场灾难的迹象从一开始就是完全透明的,流动性首先开始在Curve上迅速枯竭。正如我的同事Ben所说:

“5月7日(周六),UST的挂钩首次受到压力,原因是USTw-3CRV Curve池中8500万美元从UST交换为USDC……这笔大额交易最终动摇了池中流动性提供者的信心,他们迅速提取了他们的3CRV,导致池中余额在5月8日降至77%的UST和23%的3CRV。”

接下来是这一事件中最中心化、最明确的反DeFi方面。

随着数以百万计的Terra投资者开始恐慌,Do Kwon发了一条著名的推文:“部署更多的资本——稳定的伙伴们”,而Terra的中心化实体Luna Foundation Guard开始抛售15亿美元的比特币,以维持其算法稳定币的挂钩。

这些都不受智能合约规则的约束,实际上是一种承诺。到那时,Anchor大量流出资金,Terra已经完蛋了。

在3AC的事件中,分析师知道其资产负债表是不健康的,因为有链上证据显示,3AC从5月份锁定的LUNA中损失了5.6亿美元,以及有证据表明他们在6月份关闭了stETH头寸。3AC资不抵债的谜团还不完整,但部分碎片使可信的猜测成为可能。

最后,随着这些公司迅速接近破产,DeFi贷款成为主要的偿还对象,因为这是唯一的选择,而CeFi平台之间高风险、高杠杆的闭门双边交易则被纳入法律体系。

为什么?你可以在法庭上争取更好的交易,但你不能与智能合约争论。

所有这些例子都说明了一个有说服力的观点:Celsius、Terra和3AC都有一只脚踏入链上世界,这是在末日临近前发现其不可持续性可能暴露的关键。这并不能完全避免或阻止像Lido和Solend那样的危机——但如果它们完全是DeFi原生的,就能避免。

结语

重申先前的观点,社会科学的正确出发点是,人们往往是贪婪、愚蠢的无赖。苏格兰启蒙哲学家大卫·休谟(David Hume)认为,真正有弹性的政治经济体系应该围绕人性的这一基本事实来建立:

……假设每个人都是无赖,他的所有行为除了个人利益之外没有其他目的。我们必须通过这种利益来管理他,并通过这种方式来促使他为公共利益而合作,尽管他贪得无厌、野心勃勃。

DeFi的优势在于没有围绕这个简单的现实做出天真的假设。它吸取了人类的缺点,并围绕它设计了冷酷无情的智能合约。Ryan在上周的博客中说得很好:在DeFi中,代码是清算者和结算引擎。

在3AC崩溃时,主要的DeFi协议,如Aave、Compound和Maker,通过执行清算和清除坏账而运行良好。仅在2022年6月,Compound(990万美元)、Aave(260万美元)和Maker(4900万美元)三家公司就进行了高达9位数的清算,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当糟糕的事情发生时,这意味着没有闭门谈判,没有将问题推给法院,没有游说监管机构,只有只有我们同意遵守的不可更改的智能合约的简单规则。

这就是弹性经济系统的样子。

这就是DeF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seven =